當前位置:首頁 >要聞關注 >武漢
中國紀檢監察雜志報道武漢:江城清風貫古今
發布時間:2019-06-19 09:11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雜志   

  長江、漢水,兩條江河在龜山腳下交匯,長江西帶洞庭,漢水北吞云夢,奠定了中國中部最大城市武漢的地理格局:一城三鎮。從古代、近代到現代,白云黃鶴、芳草晴川,這座城市的山山水水都留下了勤政、廉潔、忠誠、憂民的遺跡。

  “兵安在,膏鋒鍔。民安在,填溝壑。嘆江山如故,千村寥落。”黃鶴樓記錄了岳飛的愛國愛民情懷 

  白云千載繞忠魂 

  提起武漢,人們首先想到的是位于蛇山之巔的黃鶴樓。在這里,唐朝詩人崔顥寫下憑吊懷鄉之作《黃鶴樓》:“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云千載空悠悠。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白云流水,悠悠千載,世事茫茫,這首千古絕唱使黃鶴樓一舉奠定江南名樓的聲望和地位。

  歲月滄桑,蛇山當然不是崔顥所說的“此地空余黃鶴樓”,而是不斷有厚重的人文遺跡積疊山上,岳飛亭就是其一。從黃鶴樓下來,沿山頂小道向東約五百多米就是岳飛亭。亭前石柱上刻長幅楹聯:“撼山抑何易,撼軍抑何難,愿忠魂常鎮荊湖,護持江漢雄風,大業先從三戶起;文官不愛錢,武官不怕死,奉讜論復興家國,留得乾坤正氣,新猷端自四維張。”這副楹聯既概括了岳飛的功績、品質,也表達了人們對岳飛的感情。

  “文官不愛錢,武官不怕死”,出自于《宋史·岳飛傳》。紹興年間,宋高宗見各軍統帥在杭州都建有府第,也想為岳飛建造府第,岳飛拒絕道:“敵末滅,何以為家。”高宗又問,何時天下太平,岳飛回答“文臣不愛錢,武臣不惜死,天下太平矣”。岳飛雖身居高位、手握重權,但他一生節儉樸素,吃飯用度堅持夠用即可,從不追求鋪陳奢華。

  岳飛出兵在外,身著戎衣,在家里也只穿麻布衣服。《金佗稡編》中記述,有一回,岳飛偶爾看到妻子李娃穿著繒帛(絲綢統稱)的衣裳,盡管不是高等的綾羅,但岳飛很不高興地說,皇后與眾王妃在北方(靖康之難時被金兵俘虜)過著艱苦的生活,你既然與我同甘共苦,就不要穿這么好的衣服了。從此之后,不只是妻子,連全家人都不敢再穿絲綢了。

  岳飛在武昌駐守七年,并被封為“武昌郡開國侯”,武昌人民對岳飛有深厚的感情。岳飛死后,武昌人民十有八九都在家中掛岳飛像祭祀。乾道六年(公元1170年),孝宗皇帝下圣旨撥四千貫建岳飛廟,同年七月落成于武昌城大東門外五里的蛇山上。這是中國歷史上建立最早的岳飛廟,孝宗皇帝御賜“忠烈廟”匾額,廟旁移植有岳飛生前栽植的松柏,被稱為岳柏、岳松。

  經過上世紀80年代的再次維修,原來的岳飛亭前修建了岳飛廣場。“兵安在,膏鋒鍔。民安在,填溝壑。嘆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請纓提銳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卻歸來、再續漢陽游,騎黃鶴”,豪情萬丈的《滿江紅·登黃鶴樓有感》詩詞手跡石刻、“還我河山”石刻,抒發著岳飛的愛國情懷,讓游人在綠樹掩映中不斷感受到來自歷史深處的浩蕩激昂。

  從1170年到1980年,岳飛廟不斷重建,是對岳飛清廉自守、忠誠為國精神的高揚,也是武漢城市精神的接力。蛇山記錄了這一次次的薪火相傳,一次次的添磚加瓦。

  張之洞治理湖北留下的遺產,不僅僅是各種學堂和近代工業,更有他一生對廉潔的追求、對氣節的堅守 

  抱冰堂里存風骨 

  岳飛去世747年后的1889年,在風雨飄搖的時局中,另一位重臣肩負民族大任來到武漢,也住在蛇山之下。他就是張之洞。

  蛇山西邊不遠處就是兩湖書院(今武漢音樂學院),岳王廟下往東不遠處就是方言學堂舊址,這都是張之洞治鄂的遺產。張之洞治理湖北留下的遺產當然不僅僅是各種學堂,還有漢陽鐵廠、兵工廠等近代工業,更有他一生對廉潔的追求、對氣節的堅守。

  1875年張之洞就在《輶軒語》一書中鮮明提出“廉正無欲,必有政績可觀”。這是他的廉潔觀,也是政績觀,廉潔而后才有政績。

  跟隨張之洞二十多年的辜鴻銘在《張文襄幕府紀聞》中記載了自己與張之洞關于“公”與“私”的爭論。有人議論他“知利害不知是非”,張之洞大怒,聲明“我所講究者乃公利,并非私利。私利不可講,而公利卻不可不講。”他的公利私利觀與廉潔觀、政績觀是一致的,處理好了公與私,把公放在首位,拋開私,才有廉,才可能有值得說的政績。

  《清史稿》說張之洞每到一地任職,必會興建工程,而且都是大工程,不管花費多寡。這正是他對“公”的態度,為了“公”可以不計一切,不怕花錢。“盧漢鐵路”“漢陽鐵廠”都是別人不敢想、不敢為的天下難事,但他殫精竭慮,久久為功,而對“私”他卻苛刻到極點。1907年奉調入京任職,無錢買房,他找漢冶萍公司寫借條借錢。兒子出國開闊眼界,他要求孩子自己籌集學費和生活費,不領資助。之所以對“公”如此,是要“陰自圖強”,是面臨世紀之交,作為一方重臣的責任和使命;之所以對“私”如此,是要無愧祖宗、勿墜家風、勿入下流。堅守清廉、甘于清貧既是張之洞的家風,也是他的君子人格。張之洞以自己的人生踐行了這一道德追求。

  有人做過統計,不包括修建學校、堤防和市政,僅漢陽鐵廠、湖北槍炮廠等企業的資本總額就達1130萬兩白銀。無疑,一個舉足輕重的中興大臣、顧命大臣,所經手的經費遠遠超出這個數字,但《大清畿輔先哲傳》記載,1909年張之洞去世時,家里除了幾萬卷圖書,并無余錢,連喪事都得靠親朋門生的籌資。辜鴻銘后來回憶說,“今日余聞文襄作古后,竟至囊橐蕭然,無以為子孫后輩計。回憶昔年‘公利私利’之言,為之愴然者累日。”歷史上的張之洞就是這樣的清流,他“極力為國富強,及其身歿,負債累累不能償,全家八十余口無以為生。”

  “抱冰”二字既有勤勉,也有廉潔的含義。這也是張之洞“砥礪氣節”的生動體現。張之洞奉旨離開武昌時,為紀念其輝煌的政績,社會各界準備集資在蛇山修建抱冰堂,張之洞知道后,立即要求停工:“昨閱漢口各報,見有各學堂師生及各營將佐弁兵建造屋宇以備安設本閣部堂石像銅像之事,不勝驚異。本閣部堂治楚有年,并無功德及民,且因同心難得,事機多阻,往往志有余而力不逮……若此時為之,則是以俗吏相待,不以君子相期,萬萬不可。該公所該處,迅即傳知遵照,將一切興作停止。”他陳述了自己做事的艱難、慚愧,更重要的是表達了對為官的氣節、名節的看重,認為修樓紀念是對待“俗吏”的做法,而自己愿以兢兢業業、清正廉潔的“君子”行為作范。

  當然他未能阻止門生對他的崇敬,但這畢竟是他辭世以后的事。在今天的武昌蛇山南山腰,抱冰堂依然掩映在高大的銀杏樹下,18根立在石圓墩上的廊柱仿佛細數著張之洞督鄂的18年。而屋前屋后的百歲老樹,對一個清廉的形象記憶猶新。

  在這里誕生的首屆中央監察委員會,10名領導成員都是忠誠的楷模,也是廉潔的表率,許白昊就是一個典型 

  都府堤間蕩豪情 

  武昌都府堤69號,有一所學校,那是原國立武昌高等師范學校附屬小學舊址。1927年歷史將一次重大的會議即中國共產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安排在了這所小學。這是武漢的殊榮。

  中共五大一個里程碑的意義是選舉產生了黨的第一個中央紀律檢查機構——首屆中央監察委員會,這是一個新的起點。在隨后的革命斗爭中,面對生死考驗,王荷波、楊匏安、許白昊等10名中央監察委員會成員有8人先后犧牲,無一人叛黨投敵,用生命詮釋了對信仰的忠誠。

  他們是忠誠的楷模,也是廉潔的表率。

  許白昊對待自己負責的賬目就是一個典型的例證。在武昌都府堤廉政文化教育基地的展示墻上,許白昊面容清瘦卻目光如電,注視著每一個走過的人。

  1927年在當選為中央監察委員和中央工人運動委員會委員之后,組織安排許白昊赴上海工作。此時的許白昊,并沒有忘記紀律和責任。他將自己經手過的湖北總工會之經濟款項全數移交于湖北省委管理,并出具全部的經濟報告書及現款、存折等收支總賬。為了證明自己的廉潔,更為了保證工會經費不致流失,1928年1月,許白昊等給中央打報告,“我們鄭重的請中央查辦湖北全省總工會存湖北省委的經濟用途……如該款開支賬目不明及用途不清不正,需湖北省委負責人絕對負責,以免重蹈‘二七’京漢恤款之復轍,重危本黨對工人階級之信任而維黨紀!”

  “二七”慘案發生后,國內國外各勞工組織給予了積極的經濟援助,據《“二七”慘案后黨的濟難事宜研究》一文作者考證,由于黨在管理大宗救濟款上缺乏經驗,沒有慎重考慮,把救濟款交給當時的京漢鐵路濟難委員會,由他們自行處理,沒有派人監督用途,稽查賬目,救濟費的發放存在不公平、不恰當、浪費、貪污等現象。一些流氓政客借此挑撥京漢鐵路失業工人同共產黨的感情,離間工人同共產黨的關系,導致工人群眾有的跑到上海找陳獨秀算賬,有的到處傳說共產黨侵吞救濟工人的捐款,要求公布賬目,損害了黨的形象。

  許白昊從工人運動的歷史教訓和黨的紀律建設出發,主動要求上級派人審查,并在報告中陳述審查是嚴肅黨紀和樹立黨在工人中威信的需要,表明愿意承擔責任。許白昊等人的紀律意識、赤子之心,感人至深。

  今天的都府堤已經是武漢“廉政文化”建設的風景線。今年5月9日剛剛開館的中國共產黨紀律建設歷史陳列館,第一屆中央監委委員的照片、群體雕像、生平事跡、主題石、宣傳廊與園林景觀有機結合。在初夏的微風中,人們帶著敬畏之心而來,帶著洗禮后的心而去。那些散步的、鍛煉的、游玩的市民,或來自龜山那邊的漢陽,或來自蛇山這邊的武昌,或來自漢水以北的漢口,一座城市的市民就這樣浸潤在長江漢水上升騰的清風正氣之中。(李魯平 吳虹、洪蕪對本文亦有貢獻)

 
無標題文檔
版權所有:中共武漢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武漢市監察委員會 鄂ICP備16020259號 鄂公網安備 42010202001976號 
地址:武漢市江岸區后湖大道新益街1號 郵編:430013
  All Rights Reserved.
钻石永恒游戏